文/羊城晚報記者 褚韻
  一個裝有重要資料及現金的行李箱,在白雲機場辦理國際航空線路托運後竟然離奇失蹤。更“神奇”的是,失主徐先生“追蹤”近3個月無果,而在記者向機場方查證之後僅僅過了一天,徐先生就被告知行李在機場被尋到了。
  機場方面解釋,徐先生的行李是在托運中機器造成“行李牌脫落”,而隨後在其一直與航空公司溝通的過程中,描述的行李箱外貌和實際情況出入較大,投訴中心也未能接到相關報告,因此才出現了這樣的“極端情況”。
  失聯
  行李箱不翼而飛
  “這件事比我想象的複雜多了。”3月28日,浙江台州市民徐先生向記者敘述了自己的經歷。原來今年1月份,徐先生和兩名同事受埃塞俄比亞塞舌爾文化部邀請前往該國指導“中國文化節”的武術、舞獅活動,三人在1月10日凌晨搭乘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從廣州飛往塞舌爾的飛機,中轉亞的斯。
  然而1月10日下午4時25分抵達塞舌爾機場的徐先生,卻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行李箱。“我在上機前辦理了行李托運手續,機場還向我出具了行李票。怎麼行李卻半路‘失蹤’了?”對徐先生而言,除了箱中的現金、相機等價值不菲的物品,最令他心急如焚的是,一沓沓文化節的資料和日常藥品也連帶“消失”。在我國外交人員和該國文化部官員幫助下,最後塞舌爾機場通過調查,表示徐先生的行李“沒有到達該國機場”。
  尋找
  3個月苦尋不得
  “沒辦法,我只能提前回來了。”3日後,剛回到白雲機場,徐先生就立即找到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駐廣州辦事處反映行李丟失情況。等待足足四天后,徐先生該被航空公司告知“行李未出機場,在安檢處丟失的”,並建議他向廣州110報案。
  案件很快就被轉交到廣州白雲機場派出所。警方通過監控查看徐先生在機場托運行李的全過程。錄像顯示,行李已進入安檢傳送帶,但受限於監控死角,隨後行李就“不知去向”。於是機場派出所開給徐先生一份“報警回執”,並承諾繼續查找。
  “因為我工作也忙,所以就先行返回,想著沒過多久應該就會有消息。”徐先生當時認為,只要機場派出所找到機場當日值班工作人員,通過詳細查證行李托運經辦人及進入傳送帶之後的可能去向,找到行李的下落應該“不是難事”。
  然而,回到浙江近三個月,行李卻依然“杳無音訊”。徐先生說自己多次聯繫航空公司及機場派出所,得到的回覆總是“要轉到其他部門”又或是“還在查詢”,催得急了,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甚至連電話也不接了。這讓徐先生的情緒從行李丟失的懊惱和疑惑,變成了憤怒和不安。“行李丟失,我的工作無法開展,真是身心俱疲。行李及機票改簽等直接經濟損失10萬餘元姑且不提,為什麼連個回應都沒有?僅僅是機場管理不當,還是工作人員有貓膩要包庇?即便查找有困難,也應該與我溝通,並聯繫賠償事宜呀。”想不到辦法的他,只得向媒體訴苦,希望能夠找到自己的行李。
  復得
  行李描述有誤差
  3月28日上午,記者聯繫到白雲機場宣傳部門,工作人員回應:“立即向內場相關職能人員瞭解確認此事。”出乎意料,29日晚7時許,徐先生告訴記者,機場方面剛剛回覆他,行李在“無主行李倉庫”找到了。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真的要謝謝你們!”徐先生十分激動, 表示要儘快趕來廣州取回箱子。不過,行李箱的“落腳處”也讓徐先生感到非常詫異:“辦了托運的行李,怎麼就成了失物?我打了無數個電話,都沒有找到,為什麼這次這麼容易就找到了呢?”
  隨後,記者向機場方面瞭解這一情況。原來徐先生的箱子在托運過程中可能由於機器原因,行李牌發生了脫落,無法正常運輸。“我們查找過之前的資料,發現了1月份時該航空公司確與我們聯繫查找行李,但是航空公司描述的行李是灰白色的,和行李箱實際的棕色出入較大,而且尺寸也有差別,當時就把這個箱子排除了”,在隨後的兩個多月里,行李中心一直沒有接到事件的更多反饋,也沒有收到徐先生的消息。直到3月28日,機場方面接到徐先生的再次反饋,排查後又將目標重新鎖定在這個箱子上。通過向徐先生進行密碼驗證和物品檢驗,最終確認,原來這就是那件丟失了的行李。
  “行李牌托運中丟失確屬於極端情況,後來又因為行李的辨認出現了偏差導致不能及時反饋。給徐先生帶來了不便我們深表歉意。”機場方面表示,將會與徐先生商量行李取回的相關事宜。
  對機場方面的解釋,徐先生表示了理解。“偶然情況碰在了一起,他們工作人員找回行李不容易,我還是很感謝。不過還是希望,以後旅客面對的‘麻煩’,即便是個例,也能夠有辦法及時找到對口的部門處理解決。”
  (報料人翁女士,二等獎200元)
  褚韻  (原標題:一個行李箱的奇幻漂流)
創作者介紹

un85undz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